说四季【一】

真的写的特别好

折一酒:

“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


“那么就写个小短篇吧!


“啥?第一pa就写了两千字?!”


算了 - -  还是分节放吧。


盒盒盒盒盒。




多嘴建议配乐。 酒酿相思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四季里头,陈长生从前最讨厌的是冬天。


托星辰之力的福,他身体一向不好,从前和师父师兄住在山里时,过冬是他最难熬的事情。山里夜露重,明明和师兄盖同样的棉花被子,他却总是要在午夜时冻醒那么一两回。


做小孩儿时还有得解决,爬进师兄被子里,师兄就会迷迷糊糊伸出手揽着他,修炼了的人,冬天里也像个火炉子,小长生便能心满意足睡个痛快。


过了十岁,陈长生仍然不能修炼,师兄却已经每日都需早起,被师父压着去山顶上练剑了,为了不打扰师兄休息,他便宁可冻着也不吭声。


到了神都之后,有了严实的屋子,被子也够他盖的,三十六和轩辕破还时不时鬼鬼祟祟的,在后厨熬个汤汤水水,国教学院虽只有寥寥四个人,却也不觉得冷清了。


但陈长生仍然对冬天感到头疼,不为别的,为的是那个成天嘻嘻哈哈的小徒弟。




 


刚过冬至的午后,毫无例外地得在藏书楼里过。


“哎,三十六,你们神都,冬天下雪吗?”落落兜着一口袋瓜子,愁眉苦脸地躺在美人榻上。


“雪?有时候下吧。” 唐三十六伸手从陈长生桌上偷了一块桂花糯米糕,“得看运气。”


“啊……这样啊……”小姑娘的脸苦得更厉害了。


陈长生手里翻过一页书,“落落,你很想看雪?”


没听到回音。


他抬起头,瞧见她独自托着下巴,嘴里包着一把瓜子,点头如捣蒜。


“我从前住的地方,每年冬天都下雪。”陈长生于是合上书,定眼看着她笑。


落落一骨碌爬起来,几步跑到他身边,眼睛瞪得溜圆:“那先生你肯定打过雪仗了!好玩吗好玩吗?”


“是挺好玩的。”陈长生笑着,扫一眼地上滚落的瓜子,伸手把她身上的小口袋扎起来,“等今年神都下雪,让三十六带你去玩。”


“可三十六不是说,要看运气的嘛。”轩辕破接嘴道。


落落刚要高兴的脸,转瞬间又皱了起来,“那我没准见不到了。”


陈长生把她头顶上凌乱的珠串理顺,语气一本正经,“我们的小公主,可是全天下唯一一个,自然运气是最好的。”


“也对,我要是运气不好,怎么能遇到天底下最好的先生嘛。”小姑娘搂住他胳膊,笑声清脆。


陈长生望着她,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


 


第三日大清早,轩辕破就在院子里一嗓子嚎开了:“殿下!殿下!下雪了!真的下雪了!”


“哇!”落落着急忙慌地从屋子里跑出来,鞋也没穿,拍手笑了一阵,一头扎进院子里。


陈长生背着手在回廊里站着,眼里是温和的笑意:“我说过的,我们的小公主运气最好。”


“奇了,我都三年没在神都见过雪了,你这家伙,玄乎啊!”三十六打着哈欠从另一头的厢房里出来,满脸惊奇。


“哪里有这么好的事,是吱吱帮的忙。”陈长生面色镇定,“不信你出去看看,除了国教学院,还有何处下雪了。”


三十六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“我说,院子虽然有墙,天可是通的,你就不怕她发现啊?”


“不怕,我设了结界,十二个时辰内,只要她不出门,发现不了。”他转身,准备回藏书阁去,“再说了,你刚刚也没发现。”


“诶我!”三十六还想说什么,突如其来一个雪球落到领子里,冻得他一哆嗦。


“好你个熊!你敢打我!”


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轩辕破没头没脑的笑声响起来。


陈长生脚步顿了一顿,板着脸回头看向轩辕破。


“长生你看,他打我!”三十六见他面色严肃,抖着领子里的雪,委委屈屈地拿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。


轩辕破笑着笑着也停下来,摸着脑袋低着头。


陈长生默不作声地在二人身上巡视一圈,咳嗽了一声。


“轩辕破,让落落把鞋穿上。”


“好嘞先生!”




 


藏书阁里不大透风,不点炭火,也比外头要暖和些,但陈长生底子实在太弱,垫了三层棉绒垫子,仍觉得翻书的手冰凉。


正打算起身去倒杯热茶,门却突然被人一把推开,落落手里提着一件雪狐披风兴致冲冲跑进来。


“先生!原来你在这儿!”她笑嘻嘻地凑过来,把披风一股脑裹在他身上,连胳膊一起绕在里边儿,连翻书都不能了。


“怎么不和三十六去玩雪?”陈长生一边瞧着她红扑扑的脸,一边费劲地把手从披风里抽出来。


落落盘了腿结结实实挨着他坐下,“雪不好玩。我陪先生看书。”


小姑娘说着,伸手从他堆在桌上的书里,抽出一本《异闻录》打了开。


陈长生无法,只好由着她,把桌上的小点心推得离她近些。




 


“反正不出一炷香,你就会睡着。”陈长生默然地瞟了一眼肩上多出来的脑袋,低声道。


“落落。”他耐着性子叫。


小姑娘倏地从他肩上抬起头来,“啊?”


陈长生忍着笑,“陪我看书是可以,只是你不必非要挨着我坐的。你那张榻软和,过去睡一会也好。”


谁知她反应极快地搂住他胳膊,“不,我就坐在这里。”


陈长生刚想问为什么,落落已经把他垂在桌边的左手握在自己手里,神色认真又仔细,“我问三十六,先生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玩雪,三十六说,先生每到冬天,就身上发凉。”


“我们妖族不怕冷,身上一年四季都是暖和的。”她扬着一张神采飞扬的脸,“我靠先生近一些,先生也就暖和了。”


陈长生喉头一哽。


“那落落要一年四季都陪着我了。”他搁下笔,右手把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些。


小姑娘得意地晃了晃脑袋,笑得眼睛都眯起来,“落落呀,每年四季都陪着先生。”


陈长生被她头上珠翠叮当的声音吸引,凝神望了一眼,继而也笑起来。




 


今天戴的,是迎春花啊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不要问我为什么先写冬,也别问我现在这是什么关系,等我写完就都有啦。

评论
热度 ( 182 )
  1. 天天天蓝书里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的写的特别好

© 天天天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